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耶魯 骷髏會 Skull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骷髏會(Skull and Bones):操控美國150年的詭秘影子組織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是美國一個秘密精英社團,每年吸收15名耶魯大學四年級學生入會,成員包括許多美國政界、商界、教育界的重要人物,其中包括3位美國總統以及多位聯邦大法官和大學校長。一些人相信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長期控制著美國,並擁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於1832年由耶魯大學畢業生威廉·拉塞爾(William Russell)創立。協會創立之初沒有固定的聚會場所,一般每周舉行一到兩次聚會,多在深夜舉行,舉行時會在舉行地點的門上掛出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標志。在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一百多年歷史中,它始終是耶魯大學眾多學生社團(包括秘密社團)中最受歡迎的社團,每年所吸納的15名會員也被認為是耶魯大學最優秀的學生,雖然有時候吸收的會員也並不僅僅以學生的表現而以其家族背景來決定。

根據公開的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成員資料顯示,有幾個大家族在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中 占有特別偏高的比例,包括了布什家族、龐蒂家族、哈裡曼家族、洛德家族、菲爾浦斯家族、洛克菲勒家族、塔夫脫家族、古德伊爾家族、佩恩家族和惠特尼家族等 顯赫世家。所以該會一直鼓勵大家盡量內部通婚聯姻,一來可以繼續維持“藍血”(即貴族血統)的純淨性,二來可以合力打造“骷髏會王朝”的權力和財富聯盟。布什當選總統後,選取了5名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會員進入內閣,其中包括任證交委主席的威廉·多納爾德森,他是1953年加入骷髏會的,跟現任總統小布什一樣,他也曾宣誓,遵從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戒律,保守有關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一切秘密。

由於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神秘與精英主義的特性,許多人相信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有 著特殊甚至不可告人的罪惡使命。很多人相信近現代歷史上幾乎所有的重大事件都是由該會策劃的,包括 911恐怖襲擊、原子彈的研制、《時代》與《新聞周刊》兩大左右國際輿論的美國媒體的成立、豬灣事件、肯尼迪遇刺案、水門事件以及美國的外交政策等。然而 雖然在所有這些事件的決策者中,確實都可以找到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成員的身影,但因此斷定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是這些事件的幕後主使卻依然沒有確鑿的證據。

當美國總統布什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裡激烈地競爭美國總統寶座時,美國人驚訝地發現,盡管這兩位總統競選人來自不同黨派,擁有迥異的政見和綱領,但卻不約而同地保守著一個驚人的秘密,他們都是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成員,克裡於1965年入會,布什則在兩年後也進入了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神秘的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開始浮出水面。又進一步加深了許多人對於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猜疑。《紐約時報》年輕女記者亞歷山德拉·魯賓斯被認為是“現今對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問題具有最權威認識”的人。“很奇怪的事情是,許許多多的競選者都來自耶魯的這個會團,甚至,我們會看見兩名會員之間爭奪總統寶座的那一刻。要知道,這是一個只有800名在世會員的組織,而且它每年只招收15名新人,”魯賓斯寫道。

《新美國人》說:“在美國歷史上,總統競選將第一次成為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會員之間的事情。想想看,在近3億人口中脫穎而出的兩位最強有力的總統候選人竟然曾經同屬於一個超精英、超隱秘的社團,這是不可思議的現實!”《紐約時報》則說:“它(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一直利用著自身的關系網將成員推向權勢的極限。除了政府部門中那些引人注目的成員外,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還與一些半機密性質的全球主義機構保持著密切的聯系,這些組織對美國的政治經濟政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力,幾乎構成了另一個獨立的美國政府。”

在2004年2月7日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采訪時,布什以同樣的方式回避了這個問題。NBC記者蒂姆·魯塞特問:“你們倆都參加過秘密組織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布什總統答:“這太機密了,我們不能討論這個。”
記者:“這對美國來說意味著什麼?那些陰謀理論家可要開始亂猜了。”

布什笑答:“我相信他們會。我也不知道,我還沒看網頁。”
克裡也同樣守口如瓶。去年8月31日,有記者問:“你們都曾是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成員,這說明些什麼?”克裡答道:“沒什麼,因為這是個秘密。”

《新美國人》記者威廉·賈斯珀說:“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會員被告知永遠不要與‘野蠻人’(指我們這些外人,包括骷髏會員的配偶和直系親屬)討論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如果‘野蠻人’在他們面前提到這個問題,他們就得馬上轉身離開。”

與布什在耶魯大學同窗的《紐約觀察家》專欄作家羅恩·羅森鮑姆認為:“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有明確的陰謀理論,只是沒有人公開過。”魯賓斯更是在其著作中這樣評價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政治彌天陰謀”:在經過170年(2002年)的繁衍生息,從白宮、國會、內閣、最高法院到中央情報局,權柄的花紋赫然已成骷髏會的會徽標志,骷髏會成員幾乎無所不在。“骷髏會的家族成員逐漸控制了美國社會,並最終成為一個具有完全封閉性和封建性的美國版貴族階層。”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在美國擁有巨大的影響力。曾經有三名骷髏會成員當上了美國總統:威廉·塔夫脫、老布什和小布什。2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還有無數美國議員以及內閣高官。在商界,摩根斯坦利的創辦人就是一個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成員,而影響巨大的媒體巨頭亨利·盧斯(Henry Luce)也是骷髏會成員,他創辦了當今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兩大政論雜志《時代》和《新聞周刊》。

另外,洛克菲勒家族的多名成員也都參加了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中央情報局成立之初幾乎就是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成員的天下,以致於非骷髏會的高層主管都感覺與這個機構格格不入。另一個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會員主宰的領域是教育界,多位耶魯大學校長就是骷髏會成員,而在1886年至1985年的長達99年中,居然有高達80%的耶魯教授來自於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美國一些媒體對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的神秘氣氛頗有微詞。 “如果秘密社團的成員身份得到允許或者社會對此視而不見,那麼就無法判斷這些經過選舉或由上級任命的官員到底是在充當人民公僕,還是在為他們與秘密盟友達成的計劃工作。我們這個合乎憲法的共和國必須在公開透明的氣氛中發揮作用。”

《新美國人》說。“如果我們允許決策者和立法者在秘密社團陰暗的走廊和密室裡活動,這個共和國就不可能長期存在下去。骷髏會的成員已經占據了美國公共部門和私營機構一些最有權力的位置。我們不應該對這個組織的成員掉以輕心,特別是在涉及到這個國家最高職位候選人的時候。”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又稱骷髏骨、優羅嘉俱樂部(The Eulogian Club)、死神兄弟會(The Order of Death),是美國一個秘密精英社團,每年吸收15名耶魯大學四年級學生入會,成員包括許多美國政界、商界、教育界的重要人物,其中包括3位美國總統以 及多位聯邦大法官和大學校長。

一些人相信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長期控制著美國,並擁有不可告人的動機;然而也有許多記者調查後認為該組織與普通的大學學生社團並無不同,而且類似的秘密精英組織也存在於幾乎所有的一流大學。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歷史
骷 髏會於1832年由耶魯大學畢業生威廉·拉塞爾(William Russell)創立。他出生於美國一個富裕家庭,耶魯大學畢業後曾赴德國游學一年,據信他在那裡結識了德國某一秘密組織的成員,並從此迷上了秘密社團。 回到美國後他召集了大學裏一批好友,成立了秘密組織骷髏會,首批成員中包括阿方索·塔夫脫(Alfonso Taft),此人後曾出任過美國司法部長,其兒子就是後來的美國總統威廉·塔夫脫。

威廉·拉塞爾選定用一個骷髏和兩根交叉的骨頭作為骷髏會的標誌,並用「322」作為協會的標誌。其中「32」代表的是協會成立的年份1832年,後一個「2」則表示該會是德國一個組織的第二個分支機構。

此外,「322」也可代表公元前322年,據說是希臘神話中掌管口才的優羅嘉女神升天的年份。該組織也崇拜希臘女神優羅嘉,並在某些場合中自稱「優羅嘉俱樂部」。

協 會創立之初沒有固定的聚會場所,一般每周舉行一到兩次聚會,多在深夜舉行,舉行時會在舉行地點的門上掛出骷髏會的標誌。1856年,一名骷髏會成員丹尼 爾·科伊特·吉爾曼(Daniel Coit Gillman,此人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首任校長)以骷髏會創辦人之名成立拉塞爾信托基金會,負責掌管骷髏會的財政。在當年,該基金會購置了一棟房 產,從此成為今後骷髏會的固定聚會地點,被稱作「墓地」(tomb)。

大約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一名骷髏會成員向協會捐贈了位於紐約 州北部聖勞倫斯河(St. Lawrence River)一座面積約40英畝的小島鹿島(Deer Island),作為會員休閒度假的地點。該島在20世紀30年代左右曾經是骷髏會成員們經常光顧的休閒地,但是據一些新的骷髏會成員表示,該島上的設施 由於缺乏必要的維護,目前大多已經荒廢,到該島上度假的人員也明顯減少,不過每年新入會的會員總還是會被帶到島上感受一下氣氛。

在骷髏會 的一百多年歷史中,它始終是耶魯大學眾多學生社團(包括秘密社團)中最受歡迎的社團,每年所吸納的15名會員也被認為是耶魯大學最優秀的學生,雖然有時候 吸收的會員也並不僅僅以學生的表現而以其家族背景來決定。根據公開的骷髏會成員資料顯示,有幾個大家族在骷髏會中佔有特別偏高的比例,包括了塔夫脫家族、 布希家族、哈里曼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等顯赫世家。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傳說與流行文化
由 於骷髏會神秘與精英主義的特性,許多人相信骷髏會有著特殊甚至不可告人的罪惡使命。很多人相信近現代歷史上幾乎所有的重大事件都是由該會策劃的,包括原子 彈的研製、《時代》與《新聞周刊》兩大左右國際輿論的美國媒體的成立、豬灣事件、甘迺迪遇刺案、水門事件以及美國的外交政策等。然而雖然在所有這些事件的 決策者中,確實都可以找到骷髏會成員的身影,但因此斷定骷髏會是這些事件的幕後主使卻依然沒有確鑿的證據。2004年美國總統選舉中,民主黨與共和黨推舉 的兩名候選人小布希與約翰·克里竟然都是骷髏會成員,又進一步加深了許多人對於骷髏會的猜疑。

此外有關骷髏會本身的一些活動與行為也引起 公眾的揣測。許多曾經進入過「墓地」的人稱骷髏會收集了大量人體骷髏標本;也有傳言稱每年的新會員會在入會儀式中用希特勒曾使用過的銀質器皿來享用豐盛的 大餐;會員的聚會中有一個項目是會員必須躺在棺材中講述自己的性生活史甚至手淫,一些人甚至進一步推斷這樣做的目的是在將來可以藉此威脅並控制成員。此外 比較有趣的傳說則包括了由於骷髏會的隱秘性,只要任何人在公開場合中提到了「骷髏會」,在場的骷髏會成員就必須離場。

但是也有一些骷髏會 成員透露稱,以上的描述大多偏離事實,例如現在「墓地」中已經沒有了真人大小的棺材,所以也就不可能強迫會員爬進棺材內談論有關性的話題。至於用餐器皿到 底是否為希特勒所使用過也從來沒有考證過。人們對於骷髏會的傳言大多言過其實,骷髏會實際上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兄弟會組織,而且類似的秘密學生組織在各大 學也非常常見,光耶魯就還有像捲軸和鑰匙協會(Scroll and Key)、狼首會(Wolf's Head)。其他像哈佛大學的坡斯廉俱樂部(Porcellian Club)、劍橋大學的劍橋使徒(Cambridge Apostles)等,都是性質類似的組織。

2000年美國環球製片公司出品了一部恐怖片《骷髏》(The Skulls),講述了一所美國頂尖大學的兩名學生被選入了一個秘密組織後如何發現了一宗該組織操控的謀殺案,並決定與之決裂的故事。這個明顯影射骷髏會 的組織被描繪成一個類似黑手黨的犯罪團夥,從事謀殺、賄賂、商業詐騙、包庇等各種違法勾當,從一定程度上進一步加深了美國公眾對於骷髏會的偏見與誤解。

耶魯 骷髏會 Skull and Bone 傳統與影響
作 為一個擁有悠久歷史的社團,骷髏會與其他眾多學生社團一樣有著獨特的文化與傳統。例如在稱呼上,骷髏會成員被稱作「騎士」(knights),而非骷髏會 成員則被叫作「野蠻人」(babarians)。每名成員入會之後都會取一個綽號,這些綽號可以是以前的骷髏會成員用過流傳下來的,例如最高的男性成員按 傳統被叫作「長惡魔」(long devil)、最會與異性打交道的則被叫作「梅戈格」(magog,威廉·塔夫脫就曾用過這個名字,老布希據說也是這個名字)等。當然也有一些綽號也是成 員自己取的,沒有什麼典故,例如小布希的綽號就是「臨時工」。

在挑選新會員方面骷髏會也有傳統。每年5月的某一個星期四是骷髏會與捲軸和 鑰匙協會等其他高年級秘密社團的選員日。過去這個程序是完全公開的,不過目前已經轉為隱秘。骷髏會的老成員(也就是即將畢業的15名成員)很早就要開始討 論挑選合適的人,有時候甚至一些已經畢業的、擁有一定社會地位的骷髏會成員也會列入推薦名單。在以前骷髏會這類的社團總是能夠從校方取得每一個學生的成績 單與課外活動記錄,作為選拔的標準,但這一做法在遭到眾多人的批評後被摒棄。秘密社團之間互相也有競爭,都希望能夠挑選到最好的人入會。在過去由於各社團 之間缺乏交流,往往會出現幾個社團同時搶一個人的現象,然而現在不成文的規矩是每個社團在選員日前幾個星期就開始試探性地接觸目標學生,試探他的意願。這 樣一來可以避免社團間的惡性競爭,也可避免社團被學生拒絕的尷尬(這種事情雖然少見,但也時有發生)。

新會員在選員日當天被通知入選(實 際上這些人在此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後,就會經歷一系列的入會儀式,骷髏會一般會盡量邀請一些著名的骷髏會會員參加,以加深新會員的印象。入會儀式非常繁瑣 甚至有些幼稚,其中最經典的一段是模仿英國的授爵位儀式,用一把劍輕輕敲打新會員的肩膀,授予其「騎士」的稱號。儀式結束之後這15名會員就被正式接納, 他們也將在今後的一年中建立起兄弟般的友誼。

骷髏會的15名在校會員一般每周聚會一次,主要目的是增進會員之間的感情與思想溝通。每周都 會有一個主題,然後每人發表大約半個小時的個人見解,有時會有爭論。每次都有一個人負責記錄下每個人的發言綱略,這些記錄都會被妥善地保存在「墓地」中, 一些早期的會議記錄已經被公開,被存放在耶魯大學圖書館。當這15人離開耶魯時,他們已經對彼此非常了解,而且擁有了特殊的情感聯繫。

對 於已經離開耶魯的骷髏會會員,他們每10年會收到兩本名冊,一本是《在世會員名冊》(目前大概有800名在世的骷髏會會員),一本是《已逝世會員名冊》。 骷髏會還會不定期地編撰一些有關組織的歷史。骷髏會沒有會費機制,而是鼓勵會員自願捐款(給拉塞爾信托),以維持社團的運作。資金的大部分被用於「墓地」 和鹿島的維護(包括會員畫像的修復、設備更新等),以及聚會時的食物和飲料開銷。

不可否認的是,骷髏會在美國擁有巨大的影響力。曾經有三 名骷髏會成員當上了美國總統:威廉·塔夫脫、老布希和小布希。在商界,摩根斯坦利的創辦人就是一個骷髏會成員,而影響巨大的媒體巨頭亨利·盧斯 (Henry Luce)也是骷髏會成員,他創辦了當今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兩大政論雜誌《時代》和《新聞周刊》。另外,洛克菲勒家族的多名成員也都參加了骷髏會。中央情報 局成立之初幾乎就是骷髏會成員的天下,以致於非骷髏會的高層主管都感覺與這個機構格格不入。另一個骷髏會會員主宰的領域是教育界,多位耶魯大學校長就是骷 髏會成員,而在1886年至1985年的長達99年中,居然有高達80%的耶魯教授來自於骷髏會。

然而這並不是說骷髏會就能夠控制美國政 府各部門與華爾街的各大金融機構。事實上骷髏會是一個非常鬆散、對成員沒有太多約束的組織,成員們因此在很多事情的看法完全不同,在原子彈、豬灣事件、越 南戰爭等事件中,雖然在決策層中不乏一些骷髏會成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很多骷髏會會員表示過公開的反對,甚至引發內部的爭論。骷髏會能夠為會員提供的 最有力的財富,恐怕就是一張覆蓋了美國精英階層的關係網。

allshow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